艰辛跋涉士气高昂,我一样也不知道
2020-06-21

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她,一切可以重来,我会等她的,可是她为什么要做傻事?可谓是无话不说,无话不问,无话不解,无话不明,更是一场跨越着忘年之交情谊了。我要求如数照价赔偿,她硬是不肯,说小孩子不懂事,损坏东西亦属正常。其实本来生意真的都是双赢的,找证据,那真的是警察做的事情,我们只是商人。


这便是母亲在她的乳汁里加了糖的,她知道,她的孩子们需要营养。我一样也不知道,过年回家的时候,家里就多了这套楼房,突兀的我进院子的时候都以为走错了门。家庭依靠和依赖的母亲,应该是知道自己要什么,并且也愿意为之努力的人。很多时候本分的工作做好,其他的就看良心,但慢慢才明白,良心有时候也是一种责任。


然而完美的人生无外乎青年时的金榜题名,中年时的洞房花烛,老年时的儿孙满堂。尽管全副武装,凛冽的寒风还是穿破头巾,刺痛着脸,挠疼着脖子。让伤感的根系深植心的土壤,我只是纠结的一根藤蔓,灵魂深处的爱是唯一的供养。这种看似矛盾的存在在生活中其实不可或缺,可以认为它是一种天性。